仿佛窥得见深遂的历史
2018-04-18 04:5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到得镇上,先找一家小店,吃了一碗米线,不是很辣,却很麻舌尖。导游告诉我们,这是当地产的一种花椒,本地人吃花椒习以为常,菜里都要放的,没花椒便没了味道,如同油盐一样必不可少。仔细一想便释然了:这花椒既能增进食欲,又可祛寒除湿,真算得上一宝啊。

站在桥上,看对面山腰上有许多吊脚楼,不过到了现在,底层已不再是用木桩撑起,而是建成了一层房子。山脚下,溪水清可见底,江边累石成堤。许多爱美的姑娘,穿着苗族盛妆,在江边留影细看之下,她们却都少了一点野性,一丝纯朴,一份安宁。大山环抱,我久久地站在这里,看溪流不断,民风不断,游人不断。只是想,这原本拥有的一份宁静却断了。

山崖陡直而雄浑,气势磅礴,岩层略带红色,有点像丹霞地貌。山间有开阔地,却不平整,植被都很矮小,水源也不见了,找不到人类活动过的痕迹。此间山石呈黑色,杂乱无章,像被风刀削割出来一样,让我想起了小说里的乱石岗。如果在风高月黑的晚上,来这里走一圈,估计怪吓人的。

回程时,又看见那条小瀑布,从崖间落下来,坠在山石上,珠玉四溅。伴着这一点小小的美,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。

夜宿贵阳。十月四日,上午游天星桥。这是新开发出来的一个景区,是山中的一方小世界。

酒至兴尽方散。下午,先是自由活动,散步的散步,购物的购物,休息的休息,各寻各的欢愉去。我约得二三人,沿着清溪一路慢慢走来。在路边,见有苗族小伙在做糍粑,也试了一下,糍粑粘性太强,木槌很难掌控,比寻常的体力活还费力气。买了几袋,朋友们每人品尝一下,味道却是极好的。

是回程的时候了,却不舍向黔东南说再见。那些自然的美,神奇的美,如鬼斧神工一般,历历在目。回首,再回首,再看一眼这清新的山,这碧绿的水,这如世外桃源一般的胜境。挥手之际,留一路的沉醉,一路的魂牵梦绕。

我们走的是兴隆街。朋友们一路兴致盎然,看得最多的还是那些老房子,灰砖、青瓦、勾檐,依山而建,错落有致。从一个街口拐进去,就是四方井巷,这是一条依山而上的小巷。巷口是牌楼式建筑,巷子里有一口古老的方井,故而得名。巷子里都是高风火墙式的四合院,有杨家的后人,有义门陈的人家,还有其他姓氏久远的族人。巷子全用青石铺成,窄窄的,弯弯的,两边被高大的墙体遮挡,显得幽邃而深远。在小巷的墙上,发现几处奇怪的字,在康熙字典里查不到,也许这是本地先民的自创文字吧。

徜徉在小街上,游人渐渐多了起来。也有本地人,都在推销着自己的生意。土特产很多,我却被一种叫土匪烟的吸引了。十年多的烟龄,虽然戒了,却还是很关注各种不同的卷烟。土匪烟做工不很讲究,烟丝有些粗糙,外面用本地的一种树叶卷裹着,吸上一口,烟味很淡,略带苦涩。

山中有石不奇怪,山中怎么还有清澈的水源呢?原来,这里有一条河,叫白水河,在天星桥景区形成一条长约一公里的暗流,游人穿行石林,白水河也在其间时隐时现。地表山石便仿如一条天然石桥架在白水河上,称其为桥,也就是这个缘故。因为有充足的水源,景区也就有了灵气,石林水韵,别具神态,令人心旷神怡。天星,则是言此间景致很多,有如天上的星星,这般意思。

走在小镇,还是清晨的时候。一抹阳光,温和地投射在长长的青石街上。两旁店铺林林总总,游人尚不多,小街很安静,很整洁。看两边的房檐勾心斗角,远远望去,仿佛窥得见深遂的历史。小镇边,一条小河轻缓地流淌,拱形长桥静静地横卧于清江之上。对面的河岸边,小山脚下,或整齐地,或散散地,坐落着一些民居,是徽派建筑的特色,可见黔和徽、浙之间的渊源颇深,应是人口迁徙带来的文化迁移。而今,这山,这水,这人家,融合得那么完美,恍若山里的江南。这一刻,便有一种心醉的感觉。

雨渐渐大了起来,我们纷纷往回赶。站在高处看谷底,河水已经染成绿色,此刻便能理解远山含翠、绿树生烟的真正涵义了。我相信,在贵阳,一定还有很多这样的峡谷,还有很多这样的野水,还有很多这样的迷离仙境。

舞阳河分上下两段,我们游的是下舞阳河。起初,沿溪而行,溪水渐阔,便成小江。青山相迎,清江如一条玉带,在山间蜿蜒。在买票处,看远处峭壁之上有大型山孔,渌水之上有江南的乌篷船。青山环抱,绿水长流,大山里的小世界,便给人一种错落迷离的美。

下午,游舞阳河。其实舞字还应加三点水,是个形声字,很符合中国古人的造字之法,这字在《康熙字典》里就有收录。

只见两山之间呈一巨大缺口,瀑布蓄势而来,倾泻而下,发出轰鸣般的声响,珠玉四溅,坠落潭底。水汽在潭底迷漫,连远处的山崖也变得模糊起来。这尚不是大瀑布水量最丰沛、气势最壮观的时候,但它足已动人心魄了。李白看到庐山瀑布,就说疑是银河落九天,他若见到黄果树瀑布,看到它挟风雷而动,坠高崖而下,宽广磅礴,撼人心念,又会生出怎样的诗情来呢?

一路行来,奇峰异石应接不暇。来到一处开阔的江面,见到了导游向我们说起的孔雀峰。在江边,在巨大的山体一侧,耸立着两块巨石,却藕断丝连地在一起,如同一只孔雀,宁静而优雅,正欲展翅开屏,那造型真是独特,惟妙惟肖极了。一时,船上又热闹起来了。孩子们兴奋地喊着,大人们拿起相机,纷纷摄影留念。

大山深处,烟雾迷蒙,这方世界也变得有些恍惚,仿佛秦人在此避世一般。几千年来,苗人世代在此居住,耕种,生活。有外国历史学者曾说,世界上最苦难的民族有二,一是犹太族,一是苗族。苗族被视为第一蛮族,历代以来都曾被朝廷剿杀、镇压,但他们却在这大山深处顽强地存活了下来。迷茫之外,是远方的世界,有都市的精彩。只有眼前这些老房子,高高的风灯依然悬挂着。它们,曾照亮了暗夜中前行的山民,今天,是否还能让每一个苗人心里都亮堂着?

在街上逛了一会儿,我们就又集体出发,坐电瓶车上山,视界豁然开朗。到了山巅,登临观景台,目之所及,苗寨风光一览无余。一座座山包,都被民居给覆盖了。俯瞰山脚,千户苗寨毗连不断,与群山一道连绵起伏。西江千户苗寨,真是名不虚传!山谷里,清水一江,苗家无数,风雨桥连接着江边两岸的人家。

再往前走,见一座吊桥。站在桥上,只见桥下白浪奔腾,打着旋儿汹涌而下。走在吊桥上,感觉还好,吊桥很扎实,足能平息略带恐高的心理。经过吊桥,转过山角,大瀑布便遥遥在望了。

上了船,眼界逐渐开阔起来。人们纷纷走到船顶,领悟舞阳河的独特魅力。船行得不徐不疾,两岸的青山慢慢呈现眼前,然后远去。亿万年的山石,与都市里回归自然的人们,此刻相互凝望,相互亲近。山是高原的山,水却有着江南水的特质,温婉,平和,仿佛江南的女子,嫣然一笑,便能将你躁动的心平静下来。

再往前走,峭壁垂立,那些石岩栉风沐雨,历经多少年后,才有了这漫山的青葱。两山相夹,一水穿行,此刻仿佛到了三峡一般。山势时而起伏,时而陡立;江面时而宽阔,时而狭窄。大自然在这里极尽造化之能,无数种变幻的美精彩纷呈。水是柔和的,山上的植被也是柔和的,给人一种依依袅袅的感觉。只有山是刚直的,不折的,仿佛山里的汉子。仲秋时节,满山的绿已散去了盛夏的炙热,江水中有一种微凉在流动。耳边风响之际,我的心也开始慢慢复苏,直至心中绿意盎然。

清江流出山旮旯,汇成大江大河,旧时之人心却不为所动。今天,清江日夜不息,流出这大山的世界,多少苗人也跟着心动了啊!只有这大山,默默无语,就像苗族的脊梁。这是一方小世界,却也是一个小小的社会生态,无数的悲欢离合在这里真实上演。它就像一个民族的触角、末梢,下通人情冷暖、风俗变迁;上关家国情怀、民族承继。

虽风景这边甚好,可惜时不待我。快到中午时候,我只能跟上别人匆匆的脚步。

终于,来看西江苗寨歌舞艺术演了。这是一个圆形的露天剧场,四围阶梯满满地坐着游人。盛妆的苗族姑娘和小伙出场了,舞蹈时而铿锵有力,时而婀娜多姿。让我最感动的是一个苗族小伙,用一片树叶吹奏出悦耳的乐音。相信吗?树叶里藏着美妙的音乐!每一片树叶都是一个小小的乐器,在苗家小伙如魔法般若的吹奏之下,乐声清脆悠扬,响遏行云,耐人回味。这是地道的民族风。民族的东西就是世界的东西,其精彩处无须言说。每一出节目下来,都能赢得潮水般的掌声。

往前走一里多,就到了西江苗寨博物馆。是一座二层仿古木楼,占地面积不大。馆内青瓦层叠,檐角勾对,绿树相依,远山遥望。馆中主要展览当地的各种风俗人情,既有图片展出,也有实物陈列,劳动生产,婚嫁丧葬,节日习俗,乃至建筑、医药甚至人类起源等文化都含纳其间。细细看了一圈,发现苗人很多习俗与汉人颇有相似,可见民族融合的丝丝痕迹。

从石林里转出来,便到了天星湖。是这大山中的一块翡翠,一颗珍珠,好像周围群山的绿都被浸染到了其中一样。从乱山之中行来,看到这一泓清水,怎不令人心醉?绿树青山环绕,倒映在天星湖中,一切都是清爽湿润的,沁人肺腑。湖边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绿树婆娑,烟雨迷蒙,仿佛又转到了江南水乡。深深浅浅的绿,缱绻柔和的风,轻波荡漾的水,一齐包围而来,醉了眉眼,醉了心田。自由自在地呼吸着富含负离子的新鲜空气,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。

天星桥景区雨水极充沛,在岩石上,薄薄的土层间,一些植被顽强而快乐地生长着。贵阳天气多变,三天之中必有雨天,空气湿度大,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。出游时,天刚下起了小雨,山谷间翠烟袅袅,山中石径缠绕,远处叠嶂连绵,感觉特别舒爽。山中多仙人掌,在岩石缝隙之间,享受着气候的滋润,都长得高大而肥美,有时甚至还长出个奇特的造型来。

船行之间,偶然经过一处,见到那裸露的喀斯特地貌。小小的一片,没有太多的幻化,没有太多的惊喜,却在我心中留下小小的印记。人生大抵亦是如此,缀点滴的片段便成风景,积窄短的日子便成生活。旅程之中,风景随处可见,俯首即拾,唯心觉而已。

转过山角,又是一方天地。山水相映成趣,那种绿明而不腻,静而不滞,在山间变幻,在水中流淌。穿行在这方宁静的山水,除了游船的声响,你便仿佛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。来到这里,便有一种归去来兮的感觉。但转身之际,我们还得困在那钢筋水泥的丛林里。因为,生活已成这样,我们早已回不去了。

大山里多木材,多石料,民居以木楼或石砖房居多。后来新建的房子,也用上了钢筋、混凝土。不管山有多高,路有多险,房子却仍然傍山而立。山里人家,与山是分不开了。我想,每一座大山里,都有这样的风景吧。这是苗人的天地,不是我们的久栖之地。我们来了又走,回到我们赖以生存的都市,追逐着我们的精彩人生。苗人在这里,自给自足,相守这一方山水,守望这一片天地,坚守着苗族的文化和精神。

镇远历史比较悠久,清代就设有镇远县,想想这名字,便知道安坐龙椅上的皇帝大人是个啥心思。今天,在地图上看,镇远隶属黔东南州,与湖南接壤,是从西部高原向东部丘陵过渡的地带,为贵州的东大门。

一路走来,行人接蹱摩肩,得了一个好处,便是可以悠然地看各式各样的店铺。那些本地的餐馆,建得古香古色。亦有真正的老房子,招牌用几个圆形大竹匾做成,每个匾上大书一字,极具特色。餐馆前高挂中国结,在青瓦木楼之间,偶然点缀一点亮眼的红色,依然色彩和谐,又显得喜庆吉祥。餐馆的檐边和檐角细腻而别致,还悬挂着旧式风灯,仿佛在翘首张望远方的客人。看那些重叠的屋顶,褪漆的木栏杆,风干的陈年玉米棒子,精致的圆木藤椅,便仿佛能看得见缓慢的晌午时光。

小巷越往前走,山势越陡。只看到回头的游人拾级而下,山里人却极难见到。时间已是正午,阳光明媚却又安详。古老的巷子,每一个细小之处都觅得见沧桑。快到尽头,见得一处,左边是木楼,右边是砖房,远山之巅有隐约有小亭阁。站在高处,俯瞰脚下,房屋鳞次栉比,群山起伏层叠,天空宽广无际,我一时陷入了遐想。我想,在这里,山民们本就有着属于自己的安详世界,有着自成一体的静谧生活。而我们,其实只是一群闯入者,却打挠了这份宁静。

我们到定点的餐馆吃饭。才吃不久,就有戴着银饰高帽的苗家少女,吹着葫芦笙的苗族小伙,都过来敬酒了。气氛一下就热烈起来。老板事先就说了,吃这苗家酒很有讲究,客人一次不把牛角杯里的酒吃完,伸手接酒,站起来吃酒,那吃过的酒算是白喝了,还得从头再来。我们同行的一位青年被苗家姑娘看上了,径直过来敬酒。小伙子心情激动,就把刚才老板的叮嘱全忘了,吃酒时连连出错。而苗家姑娘又极是好客,劝酒歌诚挚、热情,米酒清香润喉。于是,三杯,又三杯,再三杯!人在醉与不醉之间,小伙子却是早已心醉了吧。

再往前走,便看见邻近街两边那些扑面而来的大山。山民们在这里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年复一年。大山便也就这么安静地与山民作伴,他们彼此那么亲近,那么信任。这古老的街道,这时尚的生活,你让觉得,古朴与现代已经在这里融为一体了。

山谷里建有开阔的木质平台,供人流连休憩。此时雨渐渐大了起来,雨雾迷漫,绿烟模糊了前方的山顶,但依然有游客没披雨衣,还在平台上尽情领略这大自然的恩赐。两山相扣,白水河喧腾而下。谷底很不平坦,落差很大,岩石横亘,水流便愈加湍急。

出得天星桥,走在山间柏油路上,看山间的野水,被一片绿意包围,也是一片动人的风景。两旁的树木都舒展着每一片绿叶,每一根枝条,尽情地生长着,树干修长,树形优雅,颇具美感。

往前走,经过镇远展览馆。一走进去,便见那天井特别精致,房檐很有层次感。一群人走马观花地看过去。墙上的图片和文字,默默地诉说着镇远的过往,那些逝去的烽烟,那些作古的贤人,那些迢递山水、风俗人情,历经若干年风风雨雨而不褪色,却在这方寸之间浓缩成独特的地域历史和文化。

还是静默的群山,还是昔日的村落。山林与居落浑然天成,美丽祥和,都还是旧时模样。在演出场里十几圈团团围坐的,却是从都市里赶来的人们。当下,现代化如一股洪流,袭卷每一个偏僻的角落。今天的苗寨早已不复往日的安宁,还有哪一颗心能平静得下来?为了迎合观众的口味,有些节目已经掺杂了流行元素,不再是纯原生态了。这是一种文化的融合,也是一种遗憾,不可避免,也不可逆转。

行程中,我们不断地发现,一处又一处的美应接不暇。身边不时有游人在赞叹着舞阳河的神奇,说其有三峡之雄,峨眉之秀,漓江之静,阳朔之幽。这说法大体不差,如言其山势雄奇,就有清代林则徐诗为证:两山夹溪溪水恶,一经秋烟凿山脚。行人在山影在溪,此身未坠胆已破。亲身体验,信然。

清溪之上,见到一座风雨桥,我隐约记得这是第三座。向朋友们说起的时候,旁边的老乡马上纠正,说这是第五座。这建筑委实精致,如汉人建亭阁一般,明显地带着江南的风味。风雨桥,走过自然的风雨,走过人生的风雨,走过历史的风雨。人事早已作古,桥却仍然安在。桥上有字,跟我们在四方井巷看到的字一样,都是由汉字字符拼成的,像汉字,却又不是汉字。看到这些文字,你不能不惊汉苗人的智慧和创造力。

下午,游黄果树瀑布。乘长长的电梯下到山脚,便见了突兀而高昂的山岩。

一批批游人来了,又去了。我们也想继续停留在这里,与大山,与清溪,再亲近一些。再住上一宿,跟山民们话一话家常。只是行程却不允许,只得作罢。

看完歌舞表演,正是午餐时候,有餐馆开始准备长桌筵。桌沿两边呈弧形,两端略斜,拼接起来呈弯曲状。据说客人有多少,这长桌筵就有多长,这也许是苗家人最独特的风俗吧。

此时,游人愈盛,瀑布之下的水帘洞已经过不去了,我们只能在此望瀑兴叹。朝对岸望去,山路狭窄,绿树葳蕤,密不见缝。有游客毅力惊人,终于穿过拥挤的水帘洞,从山那边渡桥而来。

晚上,入住凯里。十月三日,游西江千户苗寨。也是在大山之间,在清溪之畔。

山中巨石耸立,历经岁月的洗礼,岩层逐渐风化,却仍然顽强地抵抗着大自然的侵蚀。岩石表面土层很薄,树木都长不高大,有点像圣诞树,一律整齐地排列,整齐地向上生长。

十月一日,晚上十一点左右出发,坐的火车,第二天早上八点一刻到镇远。

一进寨子,只见大街上游人如织,招牌林立。街道整体上还保持着旧时风貌,却已然混杂了许多现代的气息。那些招牌和遮阳伞上的电脑字体,在人群中艰难前行的小车,形色不一的现代服饰,让人感觉时空似乎有些迷幻,仿佛穿越了一般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mglw.com.cn香港开码结果,好彩1开奖结果,通天正版报2018版权所有